港媒撑警店铺获民众支持“黄色经济圈”陷倒闭潮

中新网1月8日电 综合港媒报道,香港暴徒宣称以颜色区分店铺,支持“撑暴”的“黄店”,意图打造“黄色经济圈”。而与他们意见相左或支持警察的店铺,则被他们攻击、打压,以谋求灭声。有市民看不惯这种暴力行为,纷纷排队支持被砸店铺生意。而“黄店”因食物质量和服务态度差,以及须向暴徒缴纳一定费用,而纷纷走向下坡路,陷入倒闭潮。

香港深水埗荔枝角道一间餐馆6日凌晨遭2名暴徒投掷汽油弹。7日,不少市民特地到餐馆支持店家,鼓励继续无畏无惧撑警。中新社记者 李志华 摄

事后,陈姓店主接受采访表示自己无惧黑暴威吓,“撑警”立场绝对不会动摇。大批市民看到报道后,专程前往光顾餐厅,用实际行动以示支持。

7日下午4时店铺开店前,已有大批食客到达店外,小店一开门,店内4、5张桌子迅速满座,之后食客仍络绎不绝,要在门外排队等候,高峰期排了逾百人。

《仁王2》将于3月12日发售,登陆PS4平台。

“黄色经济圈”陷倒闭潮

近日,不少“黄店”走上结业的末路。

香港《大公报》评论指出,“黑暴之下,岂有完卵”,不管是“蓝店”、“黄店”,都无法不受大环境的影响。像旺角那样的旅游区,旅客的帮衬极为重要,打着“黄店”招牌或能吸引部分本地“黄丝”消费者,但也因此失去大量的普通食客,得不偿失。

网友Daniel Fung表示“黄店”包庇暴徒,使香港动荡不堪,经济走下坡路,消费市道萎缩、结业裁员潮不绝,最终“黄店”也难独善其身,他说:“(暴徒)用暴力影响他人生计,但其实间接自己也承受恶果,所谓揽炒,是损人不利己行为,何必呢?”

3个月逾1100宗报案涉及暴徒放火破坏

暴徒毁店铺谋灭声 店主无惧威吓市民排队支持

1月6日凌晨2时许,香港深水埗一间川菜馆遭2名黑衣暴徒投掷汽油弹及石油气瓶,之后逃逸。警方接报到场,经初步调查,将案件列作企图纵火处理,交由深水埗警区刑事调查队第二队跟进,暂未有人被捕。

香港深水埗荔枝角道一间餐馆6日凌晨遭2名黑衣暴徒投掷汽油弹。1月7日,有市民特地到餐馆支持店家,鼓励继续无畏无惧撑警。中新社记者 李志华 摄

香港警察公共关系科警司刘肇邦7日表示,最近网上有人鼓吹抵制一些与自己理念不同的店铺,原本这些不过是个人选择,但有人越来越偏激,开始出现涉嫌恐吓的事件,如在社交网站上有人公然宣称,如果公司在某间电视台或车站卖广告便会抵制,甚至攻击他们的产品;有人甚至发帖文,点名威胁某些公司要在限期之前停止在某间电视台卖广告,否则便会向相关公司发动攻势。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仁王2专区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2019年12月16日0时左右,我院儿科一患儿在输液进行5分钟后,家属发现输液器里有异物,当班护士立即停止输液,医务人员随即对患儿进行了全面认真检查,经17小时严密观察后,患儿无不适,在征得家属同意后按计划出院,并嘱按时随访。

评论强调,现在是地球村时代,没有任何经济体可以做到自给自足、自成一体,“黄色经济圈”逆世界潮流而动,乃自取灭亡之道。

刘肇邦指出,过去有不少人发表与暴徒相反的意见,他们所经营的公司或商铺便遭暴徒针对破坏;由2019年10月至今,警方接到超过1100宗报案,涉及暴徒放火破坏不同地方,当中有超过1/3地点是重复被暴徒破坏,几乎所有案件都有刑事毁坏的成分,即1119宗刑毁,也有近200宗案件同时涉及纵火。

我院作为百年老院,一直秉承“仁爱济世、精诚行医”的办院宗旨。我院包含输液器在内的所有医用耗材均按国家规定规范采购,符合国家标准。本事件中涉及输液器为河南曙光健士医疗器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一次性使用精密过滤袋式输液器(国械注准20153660673)。

该事件发生后,我院相关部门立即在家属的见证下共同封存此输液器,并交由家属保管。

事件发生后,我院及时向上级主管部门进行了报告,并从该事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全面清理了院内所有医用耗材的使用情况,强化查对制度执行,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由港岛专程赶来帮衬的岑先生说,看到该店遭暴徒投掷汽油弹袭击破坏的报道,觉得香港不应发生这样的事情,因为香港是法治社会,不可能因政见不合就肆意扔汽油弹烧人家的店铺,他明言暴行不可以被接受。

刘肇邦还表示,甚至有人趁火打劫,在被破坏的店铺内偷窃,大量的交通设施也被破坏,其次是餐厅及零食店等店铺,亦有近200间银行被破坏,合计暴徒共破坏了955个地点,而这些数字还未计及无报警的案件。

刘肇邦强调,这些罪犯守法意识薄弱,最危险的地方是下一代的年轻人会被影响,变得目无法纪,这样的情况绝不会是香港市民所乐见。他重申,警方尊重市民和平表达诉求的权利,但这样并不代表“我哋(我们)要纵容毫无底线的破坏暴力罪行”。

涉事餐厅门外贴有声明,餐厅负责人于声明中称自己报警处理一班不相熟的食客与别人的纠纷,并称自己没有参与或策划违法暴力行为。

推“黄店”走上末路的最大原因,可能是纵暴文宣的“保护费”。有“黄店”指出,进入“黄色经济圈”并非免费午餐,店铺需捐款后才可入围,入围后还要上缴费用,以及向“黄丝”提供优惠,“咁样被人吸血法,唔执笠都难(这种被人吸血的方法,不结业都难)!”

我院对该事件中的患儿及家属表示歉意,并愿意依法承担应当承担的责任。

排头位的赵女士则说,自己看不惯暴徒恶行,所以相约数名友人专程来光顾,为老板打气。

刘肇邦说:“这种威吓手段,是黑社会常用的灭声手法,他们向商户施压、胁迫他们就范,这样做不单煽动仇恨,更加有机会犯法,有关公司已经报警,由网络安全及科技罪案调查科跟进。”

店主忙个不停,他表示非常感动,并不断向到来的食客说“多谢”。他深信无论大家政见如何,大前提是不能诉诸暴力,这是香港社会的主流共识。